启天配资www.xexpo.cn “新冠债券”:疫情曙光下欧盟团结的新难题

日期:2020-04-10/ 分类:启天配资www.xexpo.cn

特约作者 | 钱伯彦

编辑 | 陈升龙

疫情“震中”的拐点在望,欧盟各国也终于就经济刺激计划达成协议。但在共同债券这一问题上,“团结的”欧洲立即被打回原形。

4月9日,意大利和西班牙全天新增新冠确诊四千余例,新增死亡则分别为610例和446例,均回落至数周以来的低谷。

意大利总理孔特甚至已经在罗马探讨起该如何逐步退出紧急状态。而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也表示,疫情已经达到高峰,很快考虑放松“封城”措施。

的确,持续的封城和禁足已重创经济,这是哪个国家都无法承受的巨大代价。IMF甚至认为,今年全球经济的下滑,将比一个世纪前的大萧条更严重。对于上述两个南欧国家来说,疫情过去之后的头等大事,无疑是如何重启本就羸弱不堪的经济。

南欧难兄难弟

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经济状况究竟有多么紧急?

3月中旬,为了应对疫情带来的巨大冲击,意大利政府宣布动用相当于该国1.4%国内生产总值的250亿欧元,用以救助即将资金断裂的本土企业。这笔资金与欧盟老大哥德国人大手一挥的数千亿欧元相比实在微不足道,但却是罗马方面能够拿出的所有家当了。

即便孔特已经承诺会于4月中旬将政府的援助资金额度翻番,但总计750亿欧元的总额依然杯水车薪。

意大利工业协会Confindustria的首席经济学家Stefano Manzocchi估计,意大利所有经济部门实际需要的救助资金约为这个数字的十倍,即2500亿欧元。Confindustria主席Vincenzo Boccia给出的数据则是,意大利全国一个月的停工相当于850亿-1000亿欧元的损失。意大利于3月10日颁布禁足令,五天后又颁布停工令。

高企的负债率和低迷的经济增长是意大利家底薄弱的根本原因。该国2019年第四季度的GDP同比增长为-0.3%,截至今年1月,意大利的公共债务负债率为GDP的136%,在欧盟27国中仅次于希腊。根据IMF公布的数据,意大利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与2006年相比没有任何增长。令前景更加灰暗的是,疫情打击最为沉重的行业正是贡献了意大利13% GDP的旅游业。

意大利有多么需要帮助?

在回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于4月2日在意大利《共和报》上刊登的就疫情初期各国拒绝援助一事的致歉信时,孔特的核心关注点只有一个:欧盟的资金援助。

无钱可用的情况在地中海对岸也同样存在。

虽然经济增长率和公共债务负债率都比意大利乐观很多,但是西班牙在过去数年刚刚经历过痛苦的劳动力市场改革。目前全国近四分之一的就业岗位为短期工,长达一个月的停工也意味着直接失业。标准普尔预计今年西班牙GDP将缩水1.8%,高盛更是预计其GDP将缩水9.7%。

首相桑切斯在4月5日就发表专栏文章,称即便是西班牙这样的亲欧盟国家也到了需要实际帮助以证明欧洲团结的危急时刻。“我们对过去一周以来欧盟达成的数项协议表示欢迎,但这还不够,我们可以利用这次危机再建一个更强大的欧盟”,桑切斯呼吁欧盟各国为了重振经济需要引入新马歇尔计划。由于文章特意发表在德国《星期日法兰克福汇报》上,他的求援对象无疑仍是德国人。

“欧洲团结三重奏”

4月9日22时,在经历了连续三天的“马拉松谈判”之后,欧元集团和欧盟财长会议终于就此给出了回应:确定被称为“欧洲团结三重奏”的总额高达5400亿欧元的一揽子计划。

首先是欧洲稳定机制(ESM)。

ESM曾在2011年的欧债危机时起到重要作用,是为财务情况紧张的南欧诸国提供资金的保护伞。此次ESM将动用2400亿欧元资金用于疫情相关事项,不同于以往ESM的贷款往往与严苛的财政紧缩政策绑定,如今申请贷款将几乎不再有附加条件。

法国财长勒梅尔此前于4月2日就在巴黎表示,放贷条件非常容易满足,实际的核心条款只有一条:借贷国未来需尊重欧盟财政纪律。几乎无人怀疑,该模棱两可的条款就是为意大利开的后门。意大利预计将首先至少获得390亿欧元,西班牙则可以获得280亿欧元。

一揽子计划中的第二项则是,欧洲投资银行EIB将为欧盟各国私营部门和卫生部门提供2000亿欧元的担保资金。该笔资金将最终通过各成员国银行和金融机构注入各国的中小企业。

最后一项计划则是由冯德莱恩提出的高达1000亿欧元的欧洲短期工作金倡议项目SURE。

短期工作制是指,当企业在特殊情况下不得不缩减员工工时以降低用工成本时,政府将替企业承担在此期间员工损失的部分薪水。以德国为例,在企业因疫情停工而将工时清零的情况下,政府将为员工提供60%-67%的税前收入,旨在避免企业大面积裁员。

对此,意大利人并不满意。其中最大的矛盾来自ESM。

ESM虽然在过去十年之间为希腊、意大利等国解了燃眉之急,但是几乎没有意大利人喜欢ESM。

一方面,ESM因附带严苛条件一直被意大利人视为耻辱,极右翼的前副总理萨尔维尼更是将ESM称为“要将意大利子子孙孙变成奴隶”。而意大利此次成为欧洲疫情最严重国家的原因之一,便是该国医疗机构在多年的紧缩政策下投入不足。另一方面,ESM的贷款将计入公共债务并进一步推高意大利的负债率,根据过去经验,获得ESM贷款的国家债券短期内将被国际评级机构降级,造成融资成本居高不下。

无果的“加时赛”

在一封由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9国签署的联名信中,新冠债券被正式提出。这些国家希望该债券由欧元集团所有国家担保,并专项用于援助疫情严重的欧盟国家。

共同债券,该概念上次被广泛提及需追溯到十年前的欧债危机。彼时,为了拯救已实际破产的希腊,除了债务减记、重组之外,最为短平快的解决方案无疑是由欧盟或欧元集团所有国家为希腊担保发行国债以进行再融资。得益于德国、荷兰、北欧等国的经济实力,共同债券将大幅压低希腊的再融资成本。

尽管发行共同债券会极大地加速欧洲一体化,但就其他成员国是否应当为“懒惰、贪婪”的南欧国家买单一事,欧元集团分裂为两大集团:以荷兰、德国、波罗的海三国为代表的“汉萨国家”,以及需要援助的“南方国家”。

在新冠债券问题上,欧元集团毫不意外地再次以汉萨国家和南方国家分成了两大阵营。

矛盾有多激烈?仅从各国财长会议的时长就可窥见一斑。原定于4月7日下午结束的会议变成了时长16小时的通宵谈判,直到8日上午8时才迎来第一次休会。不过8日的“加时赛”显然也没有达成一致,在25国已经取得共识的同时,意大利与荷兰依然拒绝让步。

“在疫情的外衣下,将五年、十年前就因正当理由被拒绝的提议再次拿上台面是不合法的”,最激烈的批评声来自奥地利财长Gernot Blümel。在他看来,由于此前欧洲央行已宣布将竭尽所能购买成员国7500亿欧元的国债,部分成员国已没有再融资成本的压力,现有的ESM框架也已经足够。

相比之下,汉萨国家的老大,德国财长朔尔茨则委婉地表示:“我们也可以把欧洲投资银行购买的债券称为新冠债券,这只是个名称问题。”但朔尔茨打太极的态度实际上已明确表面了德国的立场。

与汉萨国家持有不同意见的,除了意大利和西班牙之外,就是南方国家的领头人法国。自从遭遇了汉萨国家的强烈抵触后,法国财长勒梅尔就希望另辟蹊径,通过发行专项针对经济重建的欧洲共同债券或征收“欧洲团结税”成立一笔名为Recovery Bonds的非常基金。

在支持者看来,新冠债券能够在不明显增加南方国家负债率的情况下为其提供资金,同时也有助于遏制意大利等国可能再次兴起的民粹主义。

“亲爱的德国朋友们,这与旧有债务的公有化没有关系,这只是为了泛欧经济救助计划”,为了打消德国人的顾虑,意大利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多名议员和市长甚至绕过德国政府直接在《法兰克福汇报》买下了整版广告向德国民间求助:“我们至今相信意大利1953年的决定是正确的”。1953年,包含意大利在内的21个债权国减免了战后经济几乎崩溃的西德的一半债务。

在汉萨国家与南方国家对抗的背后,还有亟待调停矛盾、扩张权力的欧盟委员会。

尽管各成员国的卫生医疗事宜不归属于欧盟管辖,在疫情初期甚至出现了法德两国因出口禁令扣押口罩的闹剧,但是知耻后勇的欧委会依然促成了两大国取消禁令、并保持医疗物资和基本物资在内部市场的持续流通。在新冠危机下,欧委会正尝试以调停者的身份扮演着更积极的角色。

如今,随着一系列泛欧金融工具的建立,手中弹药越来越多的欧委会分量也越来越重。4月2日,冯德莱恩赞扬了欧盟各国已动用了共计2.7万亿欧元的资金,并呼吁引入新马歇尔计划,虽然冯德莱恩本人并不支持新冠债券计划,但是她此举瞄准的无疑是另一个老大难问题:2021年至2027年欧盟会费问题。

英国正式退欧之后,各国的摊派费用不得不进行调整。其中最大的阻力依然来自拒绝支付占GDP 1.1%会费的德国。如今以疫情后的经济重建为契机,冯德莱恩已宣布欧委会将在4月底之前提交一份调整后的新预算案。

  3月10日,有读者向楚天都市报反映,某些订票软件上出现了3月29日武汉飞上海的航班信息。读者询问,3月29日是武汉复航的日子吗?楚天都市报记者向湖北机场集团求证,回复称未接到具体复航时间的通知。(楚天都市报)

  本报讯 3日,连云港市出台“1 8”政策,即1个总体指南与8个专项扶持政策,强化增量培育,深化产业结构调整,促进自贸试验区连云港片区发展。

  格隆汇3月13日丨印尼宣布第二份财政刺激方案,将会下调部分商品的进口税,对19个行业实施税收减免措施。印尼方面表示,新的刺激方案将能抵挡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影响。